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俞云坂之行  

2012-01-19 22:17:30|  分类: 好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俞云坂是大连襟所在的小村,借着去给岳母拜年之机被他要求去的。

深冬的午后,天上飘着淅沥的小雨,我和第三连襟一起去的,我的膝盖处被雨淋得湿透了,而他的胸前虽有雨衣也被弄湿了。

到了大连襟家,是他的老母亲出来接见的我们,因为大连襟中午正好有酒席要参加,而大姨子走路回来,还没到呢。

突然间,我发现整个小村安静极了,根本不是陶渊明所描写的“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寂静,而是那种没有人烟的安静,狗懒散地趴在地上,鸡也懒懒地在院落和路上散着步,路上没有行人,家里除了连襟的老母亲偶尔和我们搭讪之外,我们基本上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我们在锭钉子的声音。

为什么要锭钉子?因为大连襟家的电线老化了,需要我们去重新弄过。大连襟和大姨子都已经五十好几的人了,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大女儿嫁到离家五公里外的乡镇里了,小女儿嫁给三明人,和丈夫一起出国了,一个儿子也和儿媳出国打工了,留下一个孙子在读小学,大姨子在孙子上学的日子里是需要住到镇里岳母家的。上边是一个老母亲,虽有儿女在县城,但她还是一直和这个儿子生活在一块。家里的电线老化非常严重,开关的时候火花直闪,电线有的地方还有漏电,连襟和大姨子肯定不会,大女儿和她的丈夫忙着没空,可能也不会,而想请电工,这点小工程没人愿意做,正好,第三连襟是学理科出生的,手脚麻利,也乐于助人,被三姨子接下活来了,顺便拉上我这个文科出生,手脚不甚麻利的老末一起干这活。

大姨子的儿子出国是在2010年,比他媳妇要迟一年,他的媳妇是09年出去的,弄了居留权后也把丈夫接出去了,可能也没赚到多少钱,大连襟好酒,也会赌点,虽然勤快却没有什么积蓄。这房子是已经盖了多年的土木结构的老房子了,线路自然也是很老的,老化严重,为了安全,自然要我们重新布置过。

小村依然安静,屋檐前的滴雨声敲打在我的心里,这小村现在还有多少人呢?出国风盛行的明溪,在这个偏僻的小村落里可见依稀的身影。深冬的雨,不大,不凄厉,但冷,我的衣服穿得不多,中间还打了一个喷嚏。小村的路上基本不见行人,这个小村落是这条小路的尽头了,再往里就是深山,第二天大连襟请我们吃饭的时候就有山兔,肉嫩肥美。因为大部分壮劳力出国了,在家务农的都是老弱,国家出钱给村里盖了很多“标准”的房子,说是生态文明村,能继续维持多久呢?我很怀疑。

和大连襟没有过多谈论他儿子出国的事情,他的老母亲也说到她的孙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领到工资了,前段时间也听说好多在外的亲戚好几个月没有及时领到工资了,但也知道国外是不允许不给工资的,即使工厂倒闭,也必须先给工人工钱,不像国内民工,还要讨薪。是的,欧洲最近陷入了金融危机了,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欧元是否会崩盘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我们无从知道,但对于这些打工者来说,欧洲的金融危机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损失,我的二连襟夫妇因为这次危机至少损失一年的收入。因为大连襟年纪比我们大好多,他的儿子虽然出国想着赚到大钱,可如今又碰上这样的危机,真是让人感觉前路茫茫呀,妻子小时候经常到他家玩,和这个姐姐自然感情就深厚些,如今她的家庭还是这样困难,又帮不上什么忙,心里总有些难过。

现在,我的最大的想法是什么呢?欧洲的金融危机尽早结束,好让这些出国打工的能多赚点钱,即使被国外的资本家剥削了很多,但这毕竟也是我们农民比较好的一条出路吧。

 

 

                                            2012-1-19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