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教授和他的童养媳(连载三)  

2012-11-12 08:58:3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的转机是在那个秋老虎还在肆虐的午后,风华的舅舅,也就是在公社中心小学担任校长的舅舅来到家里,说是来看姐姐的(本来也应该),实际上是来告诉姐姐一个喜讯的。舅舅说国家现在严重缺人才,尤其是培养下一代的任务极其繁重,因此急需很多初中高中毕业在家待业的人去代课,工资不是很高,每月也就20元,但将来可以通过考试转正,或者考上中专大学什么的。

风华的母亲对国家政策自然是十分不了解的,但知道弟弟一直在小学当校长,总比自己见多识广,听说后很是高兴,“你是说,风华以后可以不用再当农民?”

“那是自然,只要阿华肯努力,他又是高中毕业,考上大学都是可以的。”舅舅就这样和风华的母亲说。

风华当时不在家,出工去了,等晚上回到家以后听母亲这么一说,他的大学梦就又被勾起来了,吃完饭就跑到舅舅家找舅舅去了(那时不仅没手机,家里一般人也不会有电话)。

当晚回家他简直如同去年高考时的煎熬一样,高考是担心,如今是兴奋,是呀,舅舅告诉自己,可以边代课赚些钱,还可以边复习功课考大学,舅舅说不仅报纸上已经报道这样的政策了,连内部的文件也已经下达了,说着就把文件拿给他看。

风梅半夜醒过来见风华还没睡,就问他怎么回事,还问“你真的要去代课吗?”

风华说“嗯,代课钱不是很多,但不会比在生产队干活来得少,而且我还可以复习功课,将来还可以去参加高考。”

风梅自从被她的生母用10元钱和一碗饭“卖”给风华家之后,自己的内心就一直把这个所谓的哥哥当作丈夫的,虽然结婚前一直叫风华哥哥。因为家庭条件不是很好,自己又是“买”来的女孩,所以就没有上过几年学,对考大学什么的是一点也不了解的,对于丈夫口里说出的将来还可以参加高考,她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可是风华的心里这时就突然颤动了一下,将来自己真考上大学了,风梅怎么办呢?风华另外一个舅舅当年就是结了婚后上的大学,他自己吃皇粮,老婆和三个孩子可都是农村户口,难道自己也要走这样的一条路吗?

风华在黑暗里看着翻个身又睡去的妻子,内心不禁有点纠结起来:从妹妹变成妻子之后的这几个月看起来,从开始的不习惯,现在天天出双入对地一起出工一起收工,晚上还睡在一起,他觉得现在很自然地就接受了这个现实,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农民罢了,妹妹也没什么不好,青梅竹马的,知根知底,两个人感情也很好嘛;没想到的是,舅舅告诉自家的一个消息引起了自己内心的这么大震动,自己究竟要怎么办呢?

他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个道道来,翻过来覆过去地无法入睡,他又想起累了就可以入睡的话来,于是就吵醒了风梅,狠狠地弄了一回,弄完后,心里感觉很释然,于是很快就在公鸡叫二遍前鼾声大起了。

通过舅舅到县里的打点,风华真地有了一个代课的机会,不过他代课的地点实在是太偏了,离家有15里的一个村子的小学里任课,舅舅说了,先去吧,只是代课,不要挑三拣四了,以后有机会再换。

那个村的村名唤作“真地”,意思是真有地,也就是有很多田地的意思,可是在风华看起来,那哪里是“真地”,简直就是“真山”!这个村风华以前没有到过,也不知道这个村子在公社里的存在。风华到了以后,发现这个村只有大约三十户人家,所谓的小学就是一座祠堂,里边摆上5张课桌,因为只有5个小学生,年级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前头有一块黑板,这就是教室了。全校只有他一个教师,谓之“单人校”,自己既是校长、教务长,也是教师,反正所有的课程和学校所有的无论是否杂务,你一个人全包了。风华刚到的时候心里说实话有点酸楚,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也是学校,这样的条件也能培养下一代,这样想着心里就有点惶恐起来,自己会误人子弟吗?

他第一天到的时候,由于走了十几里的山路,感觉很辛苦,虽然这个村的自然条件是非常优美的,山上全是原始林木,山鸡经常在身边扑愣愣飞起,被吓一跳那是常有的事。他就想,哼,敢吓我,什么时候抓住你吃了,看你敢吓我!后来他还真抓过几只山鸡,这里的村民也送过山鸡给他吃,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当晚,他听到外边有什么声音在那吼叫,那声音“震林栎”,心里不禁毛骨悚然起来,什么声音这么恐怖?他赶紧找了跟木棍紧紧地抵住木门,但还是不放心,于是又把课桌搬到门口顶住,这样才有点放心,想,这下你这野兽力气再大也撞不开了吧?以后每天的夜里他都可以听到那恐怖的叫声,后来他知道那就是野狼在夜里的哞叫,他越发觉得恐怖,他甚至想象那野狼两眼放绿光就要扑向自己的场面。只是时间长了,野狼似乎也没来他的门前,感觉似乎又有点放心,不过,他还是每天夜里睡觉前把门顶得死死的,免得自己成了狼的口中肉,腹中餐。

上课只有语数两门他能教,美术音乐自己不会,体育不用教,山里的孩子哪个不是猴子一样,爬高爬低比他厉害多了,于是,他就只教语数两门课程,从一年级到三年级,语文数学轮番着教,到了期末,他也不知道他自己到底有没有误人子弟,因为他这单人校的学生是不参加全学区成绩评比的。只是这些孩子没有让他觉得可以欣喜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卫生太差,整天挂着两条鼻涕,脸上也是脏兮兮的,他感觉自己怎么也无法喜欢这些孩子。

课余时间他基本上都用来复习高中的功课,因为浪费了一年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复习得挺吃力的,由于数学和英语本来就不好,更是觉得吃力。至于娱乐,似乎只有那野狼的哞叫声可以充当音乐了吧。

由于到家有15里的路程,又大多数是山路,野兽常出没其间,周末也只有一天的时间,所以,他也只有一个月回家一次,当然,风梅在他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和他亲热,不管自己是否是生理期。

只是,一年过去了,风梅的肚子依然什么动静都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