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教授和他的童养媳(连载七)  

2012-11-17 17:01:4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我儿子!还我儿子!……”风华不迭声地叫嚷起来,老婆小陈听到叫唤声赶紧从房间里出来,前面见他在沙发上睡着了,也就没去吵他,知道他辛苦干脆就让他睡一会。这下听到他在那叫唤“还我儿子”,知道他又在做恶梦了。风华并不是每天都会做恶梦,但他一旦做起恶梦来内容比较单一——“还我儿子”,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小陈是知道风华内心深处这个隐痛的。小陈出来以后就安慰风华,风华见自己又做这样的恶梦,又看到了小陈,然后两个人就一起进了房间。小陈现在早都知道风华做了这个恶梦以后如何平复他的心情了,进了房间之后,她就解开了自己的衣扣,让风华含着自己的乳头——每次都这样,风华很快心情也就平复了,但今天,小陈还是要犒劳风华评上教授这件事情的,所以,在风华心情平复之后,他们也顺便把“犒劳”这件事情做了。

风华为什么要喊“还我儿子”呢?原因就在于他第三次高考失败后,又重新去代课了,在秋天的时候,他的儿子突然间就生病,然后夭折了。一切都是那么突然,谁都没有想到。风华接到报信后,儿子已经走了,来不及见他最后一面。他高考失败,本来想把考大学的梦想寄托在儿子的身上,可是没想到这个儿子竟然这么早就夭折了,难道这个考大学的任务还是要自己完成吗?

失去儿子对他来说又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接连受到打击使他很难以接受,那段时间他甚至觉得生活已经很没有意思了,当然,距离他想要自杀还是有很长一段路的。不用说,风梅更是疯了般地痛哭了三天,两个人在三天内整个瘦了一圈,茶饭不思,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才明白人生什么是最大的痛苦。对于风梅来说,失去儿子更是失去人生的一个依靠——她想用儿子拴住男人的心呀,如今儿子没有了,拿什么拴住一心想上大学,然后就有可能和自己离婚的男人的心呢?

母亲自然也是极度难过,甚至以为自己家的风水有问题,到处去求神问卜,可是还能有什么用呢?

他们在那抱怨上天的不公,是呀,这上天为什么要对他们这么不公呢?风华先是高考连年失利,一年多了才怀上孩子然后生下来,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可是上天竟然要夺走孩子才几个月的生命呢?风梅更不用说,年幼时就被父母给卖到这里,如今父母在哪里都不知道,好在风华的父母对自己好,没有让自己吃什么苦,和哥哥结婚后,虽然哥哥不是很爱自己,但他也没说要和自己离婚的,生了儿子,本是拴风华心的,也可以说是自己作为媳妇和母亲的唯一希望,可是上天还把他夺走了,他们怎么不抱怨上天呢?

风华从此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只要是做梦就是从“还我儿子”的叫嚷声中醒来,只要在一起的时间,风梅自然也要被吵醒,然后两个人抱头流泪。有了几次这样的经历之后,风梅就让风华把头靠在自己的胸口,风华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儿子是没了,可是他们毕竟还年轻,母亲也很快从失去孙子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劝慰他们,尤其是劝慰风梅。是的,失去了一个儿子,还可以再生。他们很快也就投入到造人运动中去了,尤其是在风华恶梦醒来之后,但风梅很久也没有怀上,或者说,风梅一直都没有再怀上他们的孩子了。

风华在新学年开始后,又去代课了,舅舅给他换了一个学校,这个学校离家比上个学校近,只有8华里,比较靠近洋面吧,山上就没有那么多的原始林木,也没有那么多的野生动物,自然也听不到野狼在山坳里的哞叫声了。一开始,风华还有点不适应,当然,年轻人的适应性还是很强的。这个学校所在的大队名唤“登山”,也许意味着从这里才开始算登山吧,有八九十户人家,学生数有二十来个,学校也不是单人校了,而是双人校。两个人都是男的,住在同一间宿舍,就两个人,也无所谓谁是校长,谁是教务长了,反正谁方便一些,谁去公社的学区里办点事,更多的时候还是风华去办的。对了,那位老师姓陈。

反正又是去代课,考得上考不上总要复习功课的,风华是这么想的,连续两年分数都很接近分数线,虽然第三次分数比第二次少,但也接近嘛,说不定自己还是很有希望的,再说了,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学校内课余时间只有两个大男人,不读书能干什么呢?风华于是又把课本拿出来读了,这次读得就更加认真了,每天夜里都读书到十点半,这下弄得陈老师就很不满意,因为他不想读书,他说,“大学是那么好考的?你要是考上大学,你家的门牌楼就会转个方向了”,而且风华读书的台灯灯光和翻书的声音还影响他睡觉。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呀,风华回家真的去看他家的门牌楼了,他没有发现他家的门牌楼方向有什么不对的,是朝着太阳的方向呀,他想。

管陈老师怎么反对,风华还是每天夜里都认真读书,虽然做不到古人“头悬梁,锥刺股”那么刻苦,但他确实比以前更加认真和刻苦了,即使在回家的日子里,也是每天都读到夜里十点半的。风梅见他又认真读书,而且还更刻苦,知道他的大学梦还在,心里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在这个学校里,风华感觉少了很多乐趣,一是因为失去了儿子,感觉生活的乐趣少了,一是因为这里的环境没有原来的村子漂亮了,冬天也没有多少霜,更别说雪了,也没有什么野生动物,尤其是山鸡突然间从草丛中飞起来吓他了。这位陈老师是隔壁村子的,周末也经常回家,只是他还没结婚,知道风华已经结婚还很惊讶,“你那么早就结婚呀!”风华说都是包办婚姻呢,不值一提。

很奇怪的是,风华在学校的时候,一次恶梦也没有做,否则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这两个大男人很少一起活动,陈老师喜欢打球运动,而风华喜欢安静,无法经常一起活动,能够一起活动那是去隔壁村子看电影,因为这个村子太偏僻,放映队很少来,所以,看电影经常要到隔壁的村子。

虽然只是隔壁的村子,但要到反映电影的地方也要走5华里,山路难走,夜里如果下起雨来就更加难行。有一次,他们知道隔壁村子要放映电影了,片名是《南征北战》,虽然以前看过,但那个年代里,即便看过也只好再看,因为没有多少电影可看,又没有其它的什么娱乐活动,于是就相约一起去看。

他们傍晚吃完饭就准备好了松明火,把松明捆成一把,中间用木棍插着,捆结实了,多点,好走夜路。那天出发的时候,天空还很明亮,可是电影反映回来的路上,突然间就下起了大雨,他们的火把被大雨给浇灭了。他们两个又都没有带伞,除了咒骂这坏天气之外,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学校赶。等赶到学校的时候,发现两个人都是落汤鸡了,裤腿和鞋子净是黄泥巴,时间也快12点了。

现在这位陈老师,当年的小陈老师,如今也该称呼为老陈老师了,也还在乡下小学上课,但身份已经不是代课教师了,因为在几年前,国家已经把代课教师都转为公办的了,只是在见到风华的时候,关于门牌楼的笑话还是每次都要提起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略过不提。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连风华都觉得自己有点浑浑噩噩地在过这个日子了,没感觉到自己有多么辛苦地在学习。高考的日子又到了,今年风梅还是没提要跟去的话,母亲看着他们想说什么来着,但终于什么也没说。

最终,风华还是一个人去参加高考了,出发前,风华还是看了一眼自家的门牌楼。这次他没抱着特别大的希望,也感觉自己有点稀里糊涂地考了三天。考完那天晚上他还到街上给风梅买了两个发卡,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给风梅买,他也说不上这么做是为什么,也许仅仅是觉得那发卡好看吧。风梅见到发卡,也觉得漂亮,每天都戴在头上。

风华家的门牌楼的方向真的没有错,这次风华真地考上大学了,而且还超出了12分。风华知道自己考上大学后自然很高兴,虽然没有范进当年那么高兴,但还是很高兴的,其实全家人都很高兴。

要去上大学了,和风梅的关系要怎么办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