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教授和他的童养媳(连载十五)  

2012-11-25 15:03:4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

风华一把钱给妹夫小朱后就后悔了,因为他明白一个人,尤其是一个赌徒人性的丑陋,用最通俗的话说叫“狗改不了吃屎”,但已经给他了,也就无可如何了。正因为这样,他也就不关心他这已经“借”出去的2万元的下落了,也没去关心小朱究竟干什么去了。

两年后的2008年,那时风华已经评上了教授,工资收入已经达到他工作以来的最高值,每月7000多元了,家庭生活更加宽裕,于是考虑着去买一辆私家车,上下班可以更加方便些。正学着车呢,风梅就打电话来了,在电话里一直哭着她和他说。

“哥,我可怎么办呢,小朱他走了。”

“去哪里了?”风华一时以为是小朱和风梅因为什么事吵架而离家出走,没有反应过来。

“他死了,在厦门被人砍死了。”

风华一惊,差点因为猛然踩了油门,而把头撞上前挡风玻璃,教练大声骂他怎么回事!风华大声喊了起来,“什么?为什么?什么时候?”

“前天,我是昨天从厦门的老乡那里听到的,还不是因为去赌。这下,他家里人没有人愿意去,我没有去过厦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只好找你了,你帮我去一趟厦门吧?”

果不其然,赌徒的本性是改不了的,如今弄得身死异乡,连兄弟姐妹都不愿意管他的身后事,还要我这外人去管,还真是!但毕竟是自己的妹夫,再坏,也还是妹夫呀,如今人都死了,怨他还有什么用呢?于是在安慰完风梅以后,他就在学完车回单位请了个三天的假期直赴厦门。

二天后,风华就带着小朱的骨灰回到了故乡的老宅子。

兄妹相见,妹妹哭得跟泪人似的,风华安慰着风梅,“他人都走了,你先节哀顺变吧。”

“哥,他走了,虽然和他没有太深的感情,但毕竟夫妻一场,心里总是会难过的。”

“我知道,你先宽宽心,不要太难过了。”

“哥,我只是抱怨自己命不好,不是特别难过他走了。”

风华看到风梅的日子过得更加拮据了,心里一阵心酸,要不是嫁给赌徒何至于过这样的日子?小朱这人就是死不悔改,前两年都被打成那样了,还不知道悔改,让人说什么好呢?风梅一个人承担着一个家庭的重担,多么不容易呀,两个女儿是已经出嫁了,可儿子还在高三呢,这开销有多大呀。于是风华就决定给风梅一点钱。

“阿梅,你日子过成这样也不言语一声,也怪我没有关心你,没有经常回来看你,以为你日子过得下去,没想到你竟然过成这样!”

“哥,不怪你,只能怪他,要不是他喜欢赌博,凭借我们的双手,在农村也可以过得很好的,人要是喜欢赌博,万贯家财有什么用呢?”说着又抹起泪来。

“那次我还劝他的,他说再也不赌了,还发了毒誓,可是就是不改。”风华没提借钱给小朱的事。

“都是他自找的,怨不得别人,这都是我命苦。”

“当时你就该听我的,不要嫁给这样的浑蛋!”风华说着就来气了。

“哥,别说了,这都是我的命。”

风华知道风梅相信命运,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你怎么能不相信命运呢?所以风华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身上带的2000元现金给了风梅。风梅本想推辞,但也知道自己现在急需的就是钱,也知道风华不容许自己推辞,于是就收下了。风华临走的时候向风梅要了银行帐号,回家后和小陈商量了,小陈知道风梅日子过得不容易,更知道他们原来的关系,自然也就同意帮助风梅走出难关,于是风华就给这帐号里汇入5万元,好让风梅尽快走出困境。

风华没回城之前,还把回家奔丧的外甥叫到面前来,让他一定要记住父亲是因为什么而死的,将来要时刻记住这惨痛的教训,切不可走赌博的道路。

外甥对这个是教授的舅舅早就在内心里佩服,也知道舅舅和母亲以前曾经是夫妻的关系,知道这是舅舅对自己的殷切期望,自然也点头答应了,现在,这外甥,也是我表弟在大学读书,我们也只能希望他将来能勤奋,靠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开创美好的未来。

风梅在收到风华的5万元,留着一点给孩子将来读大学所需后,剩下的都拿来还了小朱欠下的赌债。

接下来的日子,风梅还是一如往常地辛勤劳作,丧夫之痛很快就消失了。只是靠她一个人的辛勤劳作实际上是没有多少收入的,又要还赌债,很快,风梅就显得更加消瘦了。

2011年的秋天,风梅感觉自己身体非常不适,不停地大口地吐出血来,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她这下明白自己病得很严重了,于是就打电话给邻居,让帮忙请村医来看,村医就说了一句,“赶快送到大医院”,然后就走了,钱也不收。

大家手忙脚乱了一阵,风梅说不用了,“我知道医生说的是我要死了,送大医院去浪费钱干什么呢?”于是风梅有点吃力地打了几个电话,通知的对象是女儿女婿,在大学里上学的儿子,最关键的还是给风华打电话,她最想见面的其实是风华。

风华于是一个人风风火火地再一次回到故乡的老宅,看着风梅消瘦如骨的样子,脸色蜡黄,不禁悲从中来,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滚,“阿梅,我来迟了。”

风梅摇摇头,“哥,你来啦!我,快不行了。”同时伸出右手。

风华就去抓住风梅的手,“阿梅,赶快去医院吧,听我这一回,好吗?”

“哥,不用了,我知道自己不行了。”顿了一会,风梅吃力地说,“哥,你让他们都出去,我要和你单独说。”

风华于是就哭着让别人都离开房间,右手紧紧地抓住风梅递过来的那只手,“阿梅,你有什么话就赶快说吧,我都听着。”

风梅已经很没力气了,但还是用被抓的手拉紧风华,想让风华靠近些,风华于是就把头凑近了她听她说,“哥,我那儿子就交给你了。”风华当然就点点头表示同意。过了一会,风梅接着说,“哥,我好(很)爱你!”说完就走了,眼角滚着泪水,嘴角却挂着微笑。

风华听明白风梅的话了,先是吃了一惊,但很快他就明白了风梅的意思,那不仅是爱,还有对命运不公的抱怨。见风梅走了,他就一边摇着风梅的身体,一边大声地喊“阿梅,阿梅,阿梅……”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