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游连成培田古民居  

2012-11-04 13:03:23|  分类: 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民居能成为旅游景点者,大抵保护还不错,且是古代官道枢纽繁华地。以前未听说过培田古民居,昨天一看,发现和我见过的三明三元区岩前十八寨与尤溪桂峰村的福建古民居都有此相类似之点。
和十八寨与桂峰村很明显的不同点就是客家风格, 位于福建省闽西山区连城县培田的明清古民居建筑群,是目前中国保存较为完整的明清时期客家古民居建筑群,培田古民居和永定土楼、梅州围龙屋被称为客家三大建筑文化瑰宝。 整个建筑群由30幢高堂华屋、21座古祠、6家书院、二道跨街碑坊和一条千米古街构成。最大的建筑九厅十八井,占地6900平方米。各座建筑布满浮雕、楹联、名匾、石雕等,工艺精巧,十分壮观。 据载,吴姓先祖早于1344年迁至培田,在此开基,繁衍至今已历30世,时近700年。迄今,全村300余户人家、1400多口人,清一色为吴姓同宗,培田故在民间被称为“吴家坊”。
到一个村首先自然是先到的村口,映入眼帘的有一巨石,上有台湾吴伯雄先生题的“培田古村落”几个大字及其落款,横跨通往村内道路的是一座牌坊,上书“恩荣”二字。从牌坊下而入,路边是水圳,直接引起我们兴趣的是很多客家景点都有的水车,两台水车,在水流推动下不住地旋转,不住旋转的不就是随着岁月流逝的时间和历史吗?培田的历史其实要远比这水车久远,看看村口的“风水树”就可以知道了,这些“风水树”无疑被村里数百年来奉为神灵,即便有几棵已经枯萎,也没有人敢去砍伐。深秋时节,这些“风水树”的枫叶也逐渐变黄,挂满在树上的枫叶随着秋风不断飘摇,却始终不能给予我们北方尤其是香山红叶那般灿烂而热烈的视觉冲击。水圳边上还有些妇女在那洗衣洗菜,古老的习俗还在古村落里流传,似乎没有受到外界的多少冲击。因为是深秋,村口的“荷韵”景点显现的一派“残荷败柳”之像,如果是深夏,那该是一番别样风景吧,不过,即使是“残荷败柳”,也同样能给我们以美的视觉享受。
进入村庄,先简单看了几座不出名的客家建筑。第一个著名建筑是“大夫第”。这个村落有历史不仅在于年代久远,更在于出过不少“名人”,在古代,能当上“大夫”的又有几人呢?这幢大宅始建于清道光年间,历时11年建成。它“集十余家之基业,萃十余山之树木,费二、三十万之巨金,成百余间之广厦,举先人之有志而未逮者成于一旦”,距今已有170多年的历史了。 “大夫第”最大的特点就是,针对南方多雨潮湿的气候特征,在中原庭院式建筑模式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建造了独具风格的客家大院形式,即“九厅十八井”。所谓“九厅”是指:门楼厅、下厅、中厅、上厅、楼下厅、楼上厅、楼背厅、左花厅、右花厅共九个正向大厅;十八井指:五进厅共五井,横屋两直每边五井共十井,楼背厅有三井。“大夫第”在整体的建筑上,还科学地运用了梁柱式框架结构,使得这座大院在经历了十余次4.5—6.9级的地震后,至今仍安然无恙。
接下来路过参观的是“客家社区大学”,然后能给人震撼的是坐落于村中间的高堂大屋为"九厅十八井"建筑官厅——都阃府,又称侍卫府。九厅十八井是客家人结合北方庭院建筑,适应南方多雨潮湿气候及自然地理特征,采用中轴对称布局,厅与庭院结合构造的大型民居建筑。可惜的是毁于1994年的一场大火,场院内都是竹匾晒着收割的稻谷,真是“当年王谢堂前燕”,如今“飞入寻常百姓家”,令人唏嘘的是这里连家的没有了,虽没有野兔出没,但荒凉却无比真实。
在封建时代,宗祠是一个姓氏宗族的权力象征,培田村只有一支吴姓,因此,吴氏宗祠就是培田封建时代的权力中枢。现代社会虽然对宗族权力并不是十分看重,但对于传统文化等的尊重,宗祠仍然是民间文化活动的中心。理学是封建时代的统治思想和“显学”,吴氏宗祠体现的自然也如此,“百善孝为先”,朱熹字体的“孝”字在墙上依然十分醒目。宗祠内部的戏台虽然不大,但这里演出的也许不仅是戏剧,还有那客家的文化历史,据说这里也被好几部电视剧选为背景。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村落不仅有现代的社区大学,在古代就已经有“女子学院”了,名唤“容膝居”。这里是古代女子婚前学习的场所,学习的内容主要就是封建时代对女子的严苛要求,所谓的“三从四德”是也;不仅如此,女子婚前性知识也是在这里学习的,外围墙壁内侧上写着“可谈风月”四字,意味着在这里可以谈性方面的知识,出了这围墙,自然是不能谈的了。
女子学院出来后转过来就是一座样板房,古代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所在地,名为“工房门楼”,古代的建筑工艺应该在这里可以很好地体现。
转过头来,面对着的就是一条长达千米的古街,古街通往长汀、连城,培田就是古时官道上的一个驿站。这条古街贯穿全村,旁列古祠、民居、商铺,是培田的主要商业集市。相传,盛时街上商铺数十间,客枝、轿行、赌庄、布店等等无所不包。  曲折古街,巷道,互为连通,把错落的明清古建筑有机连为一体,“虽是人工,宛若天成”。  街道边有水圳相伴,穿街过巷,直通各户,是古时自来水工程。村中老人回忆,过去圳水清澈见底,村里人就靠屋旁流动的圳水作为生活用水,洗菜淘米。村中还有一口口水塘、古井,见于房前屋后。 街口现在还有“肉铺” ,我们到的时候,屠夫已然回家,肉铺内只有一小块未卖出的肉了。
古街左侧,有一座“锄经别墅”,教授稼穑之所,接下来的是两座相连的祠堂,据介绍,培田只要有钱,你就可以自建“祠堂”,类似于分部。这两座祠堂分别名为“衡公祠”和“久公祠”,在衡公祠内部,有幸遇上了一位一中美术教师,墙上悬挂着很多他和他的学生的作品,据说三明学院的艺术学院的学生也曾经到这里交流过。我对美术是个外行,但观墙上的作品,画得很是精美却是事实。两座祠堂门口上方的建筑都为中国古代传统的建筑艺术的体现,传统的斗拱技术在现在的建筑中是不多见了。内部的建筑自然也是明清时代风格,整个培田的内部建筑风格都是类似的,尤其是那窗雕,精美绝伦,拥有这样精巧技术的现代工匠我们似乎也见不到了,我们该如何拯救传统的建筑艺术呢?这也许是我们很多人该急切要思考的问题了。
千米的古道竟然有个“分道扬镳处”,两条路夹着的房子上书一“茶”字,这就是古代的茶楼吗?“分道扬镳”是个成语,但还真有这么个地方,自然引起我们的兴趣,在这里留影就是兴趣的表现方式。
过了此处,到的是另一名人旧居,一座古代进士的宅子,这宅子仍然有人居住,院子内晒着衣物,显示着这就是一普通的宅子而已,过去的进士也变成了如今的普通居民了。院内的花草在深秋里却很是灿烂地开着。
“进士第”已是村子的尽头,我们要走回头路,从“分道扬镳”处拐个弯来到的是古代的“民政局”,名曰“济美堂”,这里的窗雕给我更深的印象,因为这里的窗雕更加精致,甚至有三层的镂雕,我不懂艺术,但这些要花多少工夫,体现多少工艺水平却是可以想象的。大门外的八扇窗,上面除了窗雕之外还有八个字“礼义廉耻,孝弟(悌)忠信”,不就是传统的儒家修身标准吗?
至此,参观应该算是结束了。已到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吴家大院,招待我们的是物美价廉的客家饭菜。饭后,在村口才注意到了用中英日韩四种文字写的“培田古村落欢迎您”的宣传画,宣传画显然是PS的,但可以看出整个村落沿着山脚而建,布局紧凑,外围则是一片田园,好一派田园风光,不就是最好的人居环境吗?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