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小彡的自卑(连载一)  

2014-03-03 21:09:2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彡的自卑

父亲在受到家族式诅咒而猝然离世的时候,郑小彡感觉自己精神支柱已经坍塌了大半,那年,小彡11岁,未来,自己还有未来吗?

一、母亲的呻吟

父亲的离世,马上在村庄里就有了各种流言,家族式诅咒是首当其冲的。不知道具体从什么时间开始,家族里就流传着这个诅咒:不得善终。

自己父亲就是不得善终吗?小彡那时不知道,长大的后来才知道。

父亲是遭遇车祸而离世的,当年父亲是开大货车的,当时开的都是“解放”,车头距离驾驶室好几米的那种,小彡经常到父亲的驾驶室里玩,很喜欢汽车,父亲也经常让她玩汽车的喇叭,把喇叭声按得山响,然后在那狂笑,不过,父亲不让她动那钥匙,一再告诫她,说那很危险。父亲开车一向谨慎小心,怎么就出了车祸了呢?小彡没弄明白,当时她也不在现场,后来才见到惨白的父亲的脸,然后她就哭了,泪眼,朦胧中,甚至还以为父亲会来劝自己不要哭。

其实小彡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因为父亲经常要开着大货车外出,而且一去数日甚至半个月这样的,因此,小彡对父亲还是有些惧怕,对父亲并没有特别好的感觉,只是父亲这个角色在中国所有的家庭里都是顶梁柱,父亲还毕竟经常带她在驾驶室里玩,怎么说,父亲还是很重要的,所以父亲的离世对她来说自然觉得精神支柱坍塌大半。

父亲其实一直是个很严厉的角色,尤其是在对她生气的时候。那天夜里,她看见父亲很生气地拿着一根木棒,她就是被这根木棒打醒的,隔着被子打的,不过,她知道这木棒不是为了打她,而是打自己的母亲。

小彡听到了母亲的呻吟,那是痛苦的呻吟声,还夹杂着啜泣声,父亲刚才肯定是很用力打了母亲,看那木棒那么粗和父亲愤怒的神色就可以知道了,小彡刚才受到的只是木棒的余威。

小彡也哭了,因为有些痛,也因为看到这样的一幕。小彡那时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打母亲,那时她才五六岁,对一切都还不太懂,更何况是大人之间的事情?

在那之后,小彡总感觉外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可说不出为什么,在家族里(整个家族住一起)倒是很难得见到怪眼神。再后来,小彡上了小学,二年级的某一天,就有一个大姐姐说她妈妈的坏话,说她母亲是“破鞋”, 其余的好几个姐姐也在那附和。她不知道什么是“破鞋”,但别人的语气是听得出来的,她很生气,也骂她们,但势孤力单,骂不过她们,只好委屈地哭了。很快,关于她妈妈是破鞋的传说传遍了校园。从此,小彡再也不和那些女生来往了,自然她也就没有一个朋友了。

再后来,她就到了四年级,家里在搞装修呢。那个时候的装修,房子是土木结构的,房子的装修要请泥水和木匠师傅,做工一做就要好几个月,师傅们吃饭都在家里吃,因此,时间长了,小彡也就和这些师傅们混熟了。放学回来有时她也会看这些师傅们干活,有时也和他们说些无聊的话。有一次,当然她记不住具体的时间了,木匠师傅也说她母亲的坏话,她没有回嘴,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回嘴,但从此,这师傅的形象在她的心里就彻底没有了,她讨厌师傅说她母亲的坏话,而且从此她再也不和师傅们聊天了,即使师傅们叫她要和她聊,她也会说没空。

她见到谁都懒得说话了。

现在,父亲去世了,带着家族式的诅咒离世的,很多人这么说,她也以为她父亲和她就这么倒霉摊上了这样的事情。可是很快,就又有一种说法,说是她整天愁眉苦脸的,算命的说她是克父亲的命。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克了父亲的命的,但知道这肯定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情,失去父亲本来就是一件很悲苦的事情,没想到父亲的去世竟然还是因为自己,那这个苦就更没有地方去诉说了。

从此,她不是懒得说话而是根本就不说话,似乎从来就不会说话了,更成了众人眼里的一个怪人。

父亲去世不到三个月吧,反正没多久,有一天夜里,她似乎听到了很奇怪的声音,模模糊糊地,这声音来自母亲的床上,母亲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吗?白天没听母亲说她不舒服呀,这是怎么了?正当她想问母亲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感觉母亲的床铺晃动得厉害,而且似乎看到了母亲身上还有一个人。原来这呻吟声真是来自母亲,母亲被那人欺负很痛苦是吗?但感觉母亲似乎不会痛苦,还很舒服呢。但究竟是痛苦还是舒服,小彡没有把握,于是小彡就决定等等看,她屏住了呼吸,观看着母亲床铺上的动静。

母亲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再过了一段时间后,母亲的呻吟声停止了,床铺也不晃动了。小彡那时并不明白母亲和那人在干什么,反正母亲的呻吟声停止了,她想,反正母亲不痛苦就行,于是也就不打算再问什么,眼睛一闭,很快也就入睡了。

第二天,小彡见母亲的脸色红润,眼睛在父亲去世这么久后终于放出光彩来,她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这样,对于母亲昨夜发出的奇怪声音,她不是忘了,而是根本就没打算去问。

又过了三个月,小彡和弟弟一起随着母亲的改嫁到了一个姓李的男人家里,他的家就在附近的一个村庄,他还有一个儿子,比小彡要大三岁。

  评论这张
 
阅读(1699)|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