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墙缺(连载二)  

2015-01-09 21:11:4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树梢上的明月

俗话说“一诺千金”,我姑婆绝对是个严守承诺的人,虽然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那夜酉时她就已经在后山的果树下等着她的情郎了——虽然只见过一面,亲过一次。

我们常说一个人不守承诺对他来说是个悲剧,但这个故事悲剧的发生不是因为不守承诺,而是因为太守承诺,不,也不是太守承诺,而是因为姑婆没谈过恋爱太激动:她提前一个时辰出来等了。

老宅,当时也已经够有年头的了,但并不阴森恐怖。天上明月就那样发出清冷的月光,在夜雾下给夜色蒙上神秘的色彩,后山众多果树在月光下就投出斑驳的黑影。那夜,风不高,树梢上的明月可以证明那夜是安全的,我那老宅是安全的。我那老宅本来就安全,虽然不是高门大户,但能通到老宅的路就这三条,除了墙缺外,其余的都是墙围住的:从来都是安全的,鸡鸭狗都没丢过。

姑婆没有害怕的心理,她着急着见情郎呢,所以提前一个时辰就出来了,来到了墙缺那个位置。

姑婆其实本来应该是没有心思去看那月色什么的,一个农村的少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农村妇女,不幸的是还没有读过书,怎么会有心情去欣赏什么月色呢?所以,理论上说姑婆是没有心情去欣赏那无边的月色的,也没有心情去欣赏月色下果树斑驳的黑影。可是,姑婆那夜竟然去欣赏了那月色和地上斑驳的黑影。因为姑婆来得太早了,提前了一个时辰呢。您想,在等人那多么无聊的时光里,您能干些什么呢?现在您可以成为低头族玩手机,姑婆当时如果有手机就好了,那么她的命运就不会悲惨了,可,姑婆她没有手机,那个时代谁有手机呢?

姑婆于是就在那欣赏起月色来了。月上树梢头呢,姑婆没有读过书,不知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句诗,虽然我老宅后山上也没有柳树,但诗意是相同的,姑婆第一次感受到景色的美丽,夜色的美丽:她有些陶醉了。

严格意义上说,姑婆不是有些陶醉了,而是真醉了,因为她都不知道墙缺外真来人了,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而且绝对不是李白的“对影成三人”的三人,而是真的是三个人来了。

三个男人来了。

他们二话不说,直接从墙缺上来就堵住姑婆的嘴,套住姑婆的头,一抱住姑婆就迅速又从墙缺离开了。

不是那个土匪男人吗?怎么就跑出三个男人了呢?姑婆本来在醉的时候见突然有人来正想高兴,可见不是情郎正想喊呢,但根本就来不及喊就被堵住了嘴套住了头,什么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被那些人抱走了。

姑婆拼命地蹬腿扭身了一会,累了,干脆就安静下来。一安静下来就可以思考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无论姑婆当时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得知真相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姑婆当时很生气,很愤怒,明明说好来接的,虽然是偷偷摸摸地“私奔”(姑婆应该没有这个“词语”),但也用不着堵嘴套头呀!一来三个人,至于三个人当中有没有她的情郎她也来不及看清楚,何况还是在月色底下。

姑婆有点恐惧起来,想喊,但喊不出来,所以只能在内心里大声地喊,即便这样,姑婆她也觉得要喊,大声地喊,说不定天地神明可以听到。事实是,天地神明,包括天上的明月都没有听到她内心的哭喊。

不仅是喊,姑婆还哭了,我无法猜测姑婆究竟哭得厉害还是不厉害,但总之是哭了,为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命运哭泣。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姑婆自己也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睡过去了没有,总之,等她能看到世界的时候,她已经到了一个她完全陌生的地方。当然,这个地方是她绝对陌生的地方,她熟悉的地方就是我那老宅,人世间其余地方当时她都是陌生的。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她还被捆在一根柱子上。

失去自由了,这是姑婆第一次发现自己失去了自由,当然,姑婆可能也没有这样的概念,她的概念也许就是自己被捆在了柱子上。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到了土匪窝里,否则何必捆住她?

没错,姑婆这次没感觉错,这里的确可以被称为土匪窝。

没多久,有人进来了。姑婆当时是被捆在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里就她一个人被捆在那,看见有人进来了,姑婆感到害怕,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那个人,那个男人看姑婆醒了:“醒了?”

姑婆自然不会回答他的问话。那个人就接着说:“不说话?没关系,等你肚子饿的时候就自然说话了。”

姑婆这下才发现自己肚子还真有点饿了,因为外边天早就亮了,那让她平生第一次陶醉的无边月色早没了踪影。姑婆忍不住就开口了:“我的那个人呢?”

“你的什么人?”那个人见姑婆这样问也觉得奇怪。

姑婆自己也不明白究竟该怎么说她的情郎,说丈夫当然不对,说情郎,可算哪门子情郎?连对方的姓氏住址都没问清楚呢,算什么情郎?正因为如此,姑婆也就不说话了。

那人见姑婆说不出来,心里也猜出几分了:“你的情郎?你在等你的情郎?”

“是呀,”姑婆眼里放出一些光彩来,因为她以为这里就是她情郎的土匪窝,那他肯定就在这里,如果这样,她就想很快可以见情郎了,“他在哪里?”

“什么他在哪里?你的情郎我不认识。哈哈哈,”那个人大声笑了起来,还带着些许淫荡,“看你年纪不大,正在偷会情人哪!”那个人笑过之后,略带嘲讽地讥笑道。

那人太过分了,姑婆和情人约会有错吗?什么叫年纪还小,都十五六岁了都。

姑婆被那人说得羞红了脸,于是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那个人见状就继续开玩笑:“看你长得很不错,嫁给我好了,还等他干什么?”

姑婆别过脸,什么话也不说,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害羞。

那个男人也不想等姑婆同意,因为他知道姑婆是不会同意的,走近了姑婆,想对姑婆动手来着,据说当时手都已经到了姑婆下巴那里。

姑婆当时应该没有遭到那个淫贼的糟践,因为故事都这么说,当时,又进来了两个人,当然,这两个人其实也是昨夜参与绑走姑婆的人。

那个人的手于是就那样停了下来,退了下去,即便这样,上来的当中一个,应该是头吧,给了那个人一巴掌。姑婆看到那个巴掌印就在那个人脸上红了起来,声音传过来相当清脆,不过,姑婆并没有因为那个想欺负她的男人被打而高兴,她的内心揪得更紧了,她更加害怕,因为怎么着,都是知道土匪很多都是杀人如麻的,谁知道这个打人的土匪头会不会杀人,如果会杀人,姑婆就想,那就死定了。

姑婆当时那么年轻,还是少女,没有理由不怕死,而是相当怕死才对,于是就大声哭了起来。

姑婆没想到的是,这个土匪头子竟然上来安慰她:“小姑娘,别怕!谁敢欺负你,我就打谁。”

姑婆见他这么说,就以为这个土匪头子是个好人,也就止住了哭声,问:“那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呢?是我的那个男人叫你来抓我的吗?”

土匪头子轻轻地笑了一下,说:“我们不是抓你来,而是请你来,看你这么漂亮,谁舍得抓你?对,你说得没错,就是你的那个男人让我们请你来的。”

姑婆也无意和他争论究竟是抓还是请,她着急的是自己的情郎在哪里:“那他在哪里?”

“他,他……”土匪头子被突然问一下有点答不上来,但很快就镇定了,“他么,被我派去干其它活了,很快就回来了,你别急。”

姑婆虽然没读过书,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但并不傻,看出他在撒谎了:“你骗我,他不在你这里,他和你们不是一起的。”

土匪头子显然有点生气了:“我为什么要骗你呢?小姑娘,他和我们就是一起的,他很快就会回来见你。”

“那你说他叫什么名字?”姑婆还想问下去。

“他叫,他叫……”他显然没意识到姑婆会来这一招,猛然间更加窘迫,想随便编个名字吧,又怕直接露陷,不说名字嘛,那不就说谎了嘛,犹豫了一会,他转头问身边那个土匪,“你说,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我一下想不起来了。”

身边那个土匪倒是脑筋转得快:“头儿,他叫张阿强呀,您怎么忘了呢?”

“对,对,对。没错,就是张阿强,突然被你问一下,想不起来了。”他哈哈哈地笑,显然是在遮掩自己的窘态。

问题的关键是,姑婆昨天也没问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只是知道他是姓张,这下,倒是搞得姑婆也不知道土匪说的是真是假了,只好不做声了。

土匪头子看姑婆不说话了,以为自己的谎话得逞了,也就说:“快给小姑娘松绑,请人家来还捆人家,你们怎么办的事?”

那两个土匪听后赶紧上来松绑,姑婆这下觉得身体一松,就想倒在地上,她本来就是小脚,站立不稳,又捆了这么久,还饿着肚子呢,自然就想着要摔倒。

土匪们接下来就给姑婆两块饼充饥,连水都没有。

姑婆也不知道身在何处,不管土匪说的是真是假,她也决计没有逃路,除了等待,她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