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那年我十二岁  

2015-11-14 21:11:5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我十二岁

千万别跟别人说,因为这是我心里最隐秘的部分。

某天中午,我内急,是大号,捂着肚子到处找厕所,兄长只说在我们所住房子的后面,具体在哪里,可是什么也没说,于是我就顺着房子后头的台阶上去,但没看到有厕所,然后就沿着台阶边的小路过去,可我们所住房子后头是私人房子,哪里有公厕呢?

说到这里,我必须先交代一下,我那时所住房子的基本情况。十二岁那年,我上了中学,不住在家里,但也不住在学校,因为我住在父亲的单位,同住的还有我的兄长。父亲单位的房子是个筒子楼,一楼是办公的,二楼是住人的,顺着街道而建,有一部分还是弯的,所以两排房间中间的过道这个部分也是弯的。那是八十年代初,大家知道,八十年代初应该是个什么概念,有台湾某星就说大陆人上厕所不关门,如果他说的是现在的我们,我自然是不同意的,但要是说那个时候的我们,我还是基本同意的。也就是父亲单位的房子是没有卫生间的,全单位只有一个公厕,五个坑位,一个男性小便池。乡镇那个时候也没有公厕,即便有,我也找不到。

那天我捂着肚子找厕所,实在太难忍受了啦,因为好几次想大号都因为找不到厕所被我给憋回去了,现在实在忍不住了,太痛苦了。

兄长的性格和我不太一样,我好为人师,而兄长却不太爱说话,正因此,才有这当时那么痛苦地找厕所。

因为刚上中学,也刚住进父亲的单位,兄长除了吃饭有时在一起外,就是睡觉时间是在一起的,剩下的时间都不和我在一起,他又不爱说话,于是我上学几天了,总是找不到厕所。

难过至极,我就问兄长厕所在哪里,兄长就说在单位房子后边,从那台阶上去就是。

我自然从筒子楼的这头,噼里啪啦地赶快趿着拖鞋,捂着肚子跑过这头过道,然后到了房子一楼,绕过后边的一段水沟,上到台阶,上完台阶,一看,哪里有厕所?根本就没有,又来不及回头去问兄长,于是只好顺着台阶边上的小路,到了私人房子了,那时正是中午时分,也不见房子里有什么人出来,也问不到什么人哪里有厕所。按照乡下人的习惯,厕所一般都建在房子的两侧,我到房子靠台阶的这侧倒是找到了厕所,虽然有私闯民宅,私用厕所之嫌,但实在内急了,没办法,只好到人家的厕所里解决了。

怀着惴惴的心情,顺利解决内急,那个舒服自不待言,总算没有给拉到裤子上,对得起已经很辛苦的母亲了,其实也不,因为这个时候我们的衣服基本是自己洗的了,对得起自己就是了。

可问题来了,以后总不能每次内急都跑别人家里吧?万一别人不让你解决怎么办?

回到房间后,我就说了情况,兄长骂了一句,真没用。但还是告诉我厕所具体位置,其实当时我上那个台阶没错,错就错在我没有继续往上走,因为我当时只走完一段台阶,父亲单位公厕的位置是还要继续走另外一段台阶,这里先要拐个弯!

天,谁设计的?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恨死他了,可谁知道呢?

这个公厕的设计也是很让人尴尬的,同时也有它的合理性。

我想到了我们村里的磁窑。

村里有一个磁窑,现在都还在生产,小时候经常到磁窑那里去玩,对磁窑的外观造型还是知道的。磁窑是顺着山坡而建,看起来有点像一条巨大的毛毛虫趴在那里,磁窑上头的瓦片就是一段一段分层而盖的,和我们古代房子围墙上的盖瓦片结构一样,那么,这个公厕就是这样,也难怪我当时没看到这个公厕。具体来说,这个公厕是第一段台阶走完,就到了男性小便池,三框形,地面铺的是木板,靠近路边一侧还故意留出一块可以打开和盖上的木板,好让掏粪的人使用,意味着平时男性们小便实际上是站在这个大粪坑的上头。第二段台阶走完拐弯进去才是大号的地方,前头介绍了,有五个坑位,坑位下头是顺着斜坡用水泥糊住的,解决完的那个东西就顺着斜坡到了男性小便池的下头,很合理吧?

尴尬的问题在哪里呢?

第一,那块木板要是没有及时盖上去,夜晚没有灯光的情况下,人就可能踏空,后来的后来,我的同学就掉下去过,到现在,同学都还在怪我当时没有及时提醒他,可我哪知道他看不清楚!

第二,就是上边大号的坑位了,也就是我这个故事重点要说的了。这个公厕的设计让人无比尴尬,我心里最隐秘的部分就是这个,至今没和任何人说起过这事。

父亲单位好几十号人马,可就这五个坑位,如果遇到很多人要拉肚子,那可就麻烦了,我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我还是认为这毕竟太不合理了。更为糟糕的是,这个公厕是不分男女的,也就是女性连小号也是在这个地方!所以每次要上的时候,都要先推一下那门,门是木门,里头可以栓上,毕竟是单位,这样的地方还是涉及到个人隐私,所以木门还是有装的。最为糟糕的是,每个坑位都是用木板隔起来的,接下来的故事就属于你懂的。

中国的厕所文化是非常发达的,这个公厕也未能免俗,木板上有好几个涉及到男女器官的图画和文字。

我那年十二岁,属于还没有发育的,我一直都认为我晚熟,一点也不早熟,所以对贾宝玉那么小竟然爱上林黛玉简直不可理解。那年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是一点也不懂的,对木板上的那些文化也觉得可笑,这些人手就是那么贱,画和写这些东西有什么意思呢?

我一直不能理解,到现在我也不理解,更不用说当时了。不过,这理解与不理解并不妨碍我们今天这个故事的讲述,因为我重点不在于讲这个图画和文字。

我重点要讲的是木板上的洞。

这个文化可是有点可怕,前边已经叙述了,大家可以想象得到这些木板上的洞有多么可怕了。

对了,可以偷窥。

已经说过了,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可是丝毫都不懂的,自然对这些洞也没有任何兴趣,至于别人有没有兴趣,我就不知道了啦!

当然,这些洞一般情况下都塞住纸张,不过,大家都明白,这些纸张是随便都可以用手扯下来的,即便是一个小鬼。

那天,我一如往常到这坑位里去大号了,看到这些木板的洞里的纸团,顺手就扯了下来。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当时为什么手要那么贱,为什么要去扯那纸团,如果……世上没有如果,历史终归是历史,即便是龌龊的历史。

当时也许是我太内急了,直接就进了坑位,没有注意到隔壁坑位是否有人,天可怜见的我,当时隔壁坑位恰巧有一个女的。当然,我那时就是顺手扯下纸团而已,没有想过要偷窥,更不知道隔壁是否有人,但事情已经来不及阻止地发生了,接下来就是尖锐的女高声响起:“臭流氓!不要脸!偷看人家!”等等语言冲着我就骂了出来,然后是高跟鞋死命踢我坑位上的木门。

我当时肯定是被吓傻了,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女的要这么骂我,我不就顺手扯了个纸团吗?没干什么臭流氓的事情呀!但我知道,我是肯定不能出去的,因为出去我可能更丢脸,不仅丢我自己的脸,更丢家里人的脸,那可是会被父亲揍个半死不活的,我父亲历来对我们兄弟都是非常严厉的,哪里容得了我们出这样的丑?

于是,我就不管她死命踢那个木门,我就死活不吭声,死死地抵住木门,不让她进来看是谁,反正她也不知道这个坑位里的人是谁。这样,我还可以保全我的脸面,不至于被父亲痛揍一顿,万一父亲下手重了,我的小命说不定都难保呢。

那天最后的结局是好在她的高声叫骂也没有引来什么人,也许是上天眷顾我这个本来就没偷窥反而要承担如此臭名的人吧,她叫骂了一阵之后,也许也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也就气呼呼地走了。

好一阵之后,我确信外边确实没人了,赶紧溜了出来,怀着无比的委屈发誓,以后那纸团是绝对不去再扯的了。

后来,关于这个公厕也有一个传说说发生过真正的“臭流氓”事件,但具体情况不得而知。

后来的后来,那个公厕随着父亲单位的倒闭,公厕也逐渐被废弃了。

三十年后,某次我路过那附近,发现那里已经盖起了一座小楼房,公厕是早也不见踪影了。

唉,这个隐秘终于说出来了,心里轻松多了,不过,我还是要叮嘱你一句:不要扩散!切!切!

 

 

 

 

                                                                            2015/11/14

 

  评论这张
 
阅读(145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