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一个白馒头  

2016-09-01 10:56:04|  分类: 我的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全村都闻名的性格暴躁的人,硬是被我逼得没办法,这个人是我老爹,如今七十有七了。
这是当年,我还年幼的时候,老爹正当年轻,中年将至之时,我的武器是哭,哭个不停,后来我就有绰号:破尿瓶。
我用哭作武器,那是出了名的,绰号得来那是全符合我的做派,如今八十有七的外婆还常如此说我。
父亲是那只令人望而生畏的猫,我们是老鼠,父亲对我们兄弟是非常严厉的,无端之下,我们都可能面临一场臭骂,即便如此,父亲的好处是臭骂多,痛揍基本没有。
回到白馒头故事来。
年幼时,那是连白米饭都未必能吃饱的年代,有白馒头吃那肯定是幸福非常的,虽然年幼,但爱显摆是人类的天性,我当时就不该显摆,可我偏偏这么干了。
我吃上了白馒头,父亲买来的,也不知道是如何买的,为什么买,总之,我是吃上了,至于我的吃相,没有照片和录像为证,不好说,但我去显摆是肯定的了。
对谁显摆?对我的堂弟,小我一岁的堂弟。当时我们爷叔侄什么都住一大屋,后来才拆迁的,堂弟小我一岁,但似乎力气要比我大,我们经常一起玩“摔跤”,基本上是以我输告终,某次我终于赢了,高兴得赶快告诉母亲和兄长。就是这位堂弟,我向他显摆我吃的白馒头,结果是他不仅把我的馒头咬了一口,还把我的手指也咬了一下。
反正我不干了,用上我的特殊武器,当时的老爹拿我没辙,又去公社里给我买了一个白馒头回来,当然,我并不是因此闻名,而是早就以这武器闻名。
关于这个白馒头的故事,其实自己是没有多少印象的,说给我听的都是长辈,不知道他们是否添油加醋。
关于白馒头的故事,还有就是后来年纪稍长,和弟弟一起到公社所在大队的小学去看马戏团表演,然后一起去找的老爹,老爹依然是买白馒头给我们兄弟吃,然后让我们自己回家,当时颇有点失望,因为我们难得去找老爹要吃的,怎么就白馒头把我们打发回家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