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受不了委屈  

2017-05-22 21:5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人可以受尽委屈,然后委曲求全,求得安逸,求得名利。
昨天在大姨子家见一四岁小孩,他说要尿尿,我们以为他来不及尿裤子了,把他父亲拉到一边,结果他根本没尿裤子,只是觉得我们笑他,还打他父亲,意思是不允许我们笑他。实际上,我们没有笑他,他说要尿尿,我们就说那就到卫生间去尿吧,只是当时有点吵,不知道他过来拉他父亲走的目的是什么,以为是他尿裤子了。
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童年。
我好像也不太允许人家笑我,于是我用哭声大力反对,我就觉得所有人都应该尊重我,不能随意取笑我,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应该很厉害的,不能低于别人,充满了梦幻般的高大主义。
可现实是残酷的,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无能,什么也不会,笨手笨脚不用说,还不聪明,跌跌撞撞地终于上了大学,本来以为自卑的自己可以扬眉吐气了,没想到的是,大学里我还是继续着自卑的故事。
参加工作了,发现世界舞台更大了,自己简直就是那传说中的蝼蚁,寄蜉蝣于天地,啥也没有。机缘凑巧,突然间写起故事来了,本来也就想着写了放电脑上,后来有了博客,于是不断和博客结缘,认识了不少朋友,九年多的博客,日志已经有了一千多了,但文字并没有成熟多少,倒是受到不少朋友的谬赞和支持:感谢朋友们!
接下来还有微信,很快还有公众平台,第一次登我文章的是“墨香染尘”,后来还有“丰寒文学”。墨香没有任何稿费,给我发了一些,发现这个平台的浏览量不是很多,丰寒说一定有稿费,我也投了一篇,很快回复说要修改,于是修改后再投,说可用,后来登出来后还是获得不少好评,内心窃喜了好久,但后来以为和这篇文章是姐妹篇的投了过去,说不能用,理念和我大大的不同,本想修改一下继续投,后来发现如果按编辑的意见修改,那肯定面目全非,干脆就不修改了——理念严重不一致:算了!“青萍文艺”是另外一个朋友创的,创之前就拉我作朋友,互相认识应该是在丰寒群里,成为朋友没多久,他就建了一个群,又拉我进去。丰寒群解散,但丰寒文学继续办着,青萍创刊了,我刚开始没关注,后来朋友发信息给我,让我发文章给他,我说好,于是当天发了一篇稍作改动的旧文,两三天前回信说要推我文章,而且是头条,问我有没有照片。今天发文章之前还特意问我对故事梗概和排版什么的有没有意见,后来还说到特意为我制作了广告。今天文章出来后,发现我还是“特邀作家”,把我感动得稀里哗啦。在群里,群主和朋友多次说隆重推我的文章,确实是很尊重我,只是自己明白自己有多少分量罢了,他们都说我客气,其实不是客气,而是事实。
我不是什么作家,小作家也谈不上,只能说是一个作者,纸媒肯登我文章的目前只有老家的地方文艺登了数篇小说,本市的连有同事介绍给他的学生都还推三阻四的,不肯发,今天同事还说可以把文章投过去,可是,我对本市的文艺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投过去作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