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望月(根据拙作《执子之手》改编)  

2017-09-08 21:21:1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望月

那个中秋之夜,所谓的初恋结束了。

你那充满怨艾的一瞥

  高考结束的那天是农历五月十五,至于高考之后是升学、复读还是务农那就留给命运吧,反正我们需要放松一下了。

  吃完晚饭,我其实还没想好今晚要怎么放松,甚至还没开始想,正坐在旅社的床上,同个房间的同学就说“李衫彡来找你了”,语气还有点怪怪的。

  我心头一惊,她,她怎么会来找我?但容不得我多想,她已经站在房间门口了:“你出来一下!”

  我出门问:“找我?”

  她答:“嗯,走,我们出去走走!”

  我当时也没有特别激动,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惊讶了一下,当然要惊讶,因为从来就没有女孩子主动来找我的。我没有太多思考,起身跟她走出旅社。

  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了,天上的月亮在那一夜也特别的圆,我对那一晚的形容就是花好月圆,可是我们出去呆的地方没有花,更没有玫瑰花。

  我们不知道谁的提议,就那样走到了旅社后边的菜地里,两个人就那样站在那,菜地里没有可以坐的地方,可以看的景色似乎只有那一轮圆圆的月亮,因为天上连一点云彩也没有,月色下的任何景物在那夜里也没有特别的看头。我们就那样也许面对面也许肩并肩,隔着五至十公分的样子,那样站着,我没有去拉她的手,她也没有拉我的手,就那样站着聊着。聊的东西在我的印象中似乎都不是我们之间的情感问题,而是我们双方家庭的基本情况,也许说有点像户口调查更合适些。也许你们以为这就是想进一步深入发展关系的前奏曲,不,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她似乎也没有去开启话题的打算,因为那时我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所谓的矛盾之心,现在想来,她或许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她的矛盾之心,可是我竟然没有问!

  谁说吃花草的蚊子不咬人,那菜地里的蚊子已经在我们身上咬了很多地方了,于是我们提议回来。走到旅社门口,她突然说了一句,就这样回去?我没有任何思考地回答“是”!同时回头看她一眼。这时我心里可真有点后悔,但话已经出口了,还能修改吗?因为我发现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怨艾,那个眼神是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第一次有女孩子对我发出的怨艾的眼神。

  可是,当时的我也许太单纯,也许真的是年轻不懂爱。如果是现在,我想我可以立马改口说,那我们还去哪里走走,边走边聊。但事实上我那时没有这样做,就那样各自回旅社房间了。我真不知道,她回去后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没有问过。回旅社后,同学也一起骂我傻,我知道自己傻,没有办法。按理说,如果我那时真还有点聪明的话,还是可以去女生住的地方继续找她出去,或者就去看看她也好,看看她是不是哭了。如果,现在已经没有了如果,时光不能倒流,花好月圆夜就那样结束了。

  如果你知道世上哪个地方有卖后悔药,请你一定要告诉我!

今夜没有月光

  我知道她爱我,至少是喜欢,那是高考结束后的第三天夜晚。

  那是个怎样暗黑的夜?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有的只是满是沙子的林业公路路面发出的惨白的一点亮色。

  我骑着老爹买的凤凰,直接飞到她的家门口,她在家,至少是还没有别人来找她。她没有任何犹豫就跟了我出来。

  我们还是走路吧,边走边聊,她提议道。本来我们那时的自行车都有后座的,我完全可以载着她兜风,类似于现在富二代们开着大奔一样。我们就这样一路走去,在我的印象中至少走了有三公里的路程吧,真的就这样边走边聊,聊的内容五花八门,真正涉及到我们两个“终身大事”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停下来了。

  那是在一段坡的顶端,我扶着自行车,她就那样站在我的边上。

  “为什么我们不可能,是不是因为陈李春?”我问。

  “不是,跟他没关系,你不知道,也别问我,反正我有说不出的苦衷,我身不由己。她仰起了脸。”

  我突然发现她情绪有点激动起来,虽然夜是那样暗黑,但我可以感受到有眼泪在她眼圈里打转。

  流泪不一定是哭,那句话突然就在我的脑海里划过,我无法知道她这时候的情怀,她流泪了,但算哭吗?

  我从没有见过女孩在我面前哭过,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只能说那一句天底下最为苍白的话语:你别哭!

  她摇摇头:“我没有哭,只是想到了以后的路,我有点控制不住。”

  我就那样尴尬地站着,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我那时的尴尬。

  我说:“其实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已经到我父亲单位的房间里了,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我坐在桌子前面,她坐侧边,我们两人也算面对面吧。

  她总是爱摇头:“没有可能,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矛盾的心吗?”

  “什么?”

  “就是我家里很贫困的这件事。”

  “记得,那又怎样呢?跟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柏,你真的还很单纯,不知道现实有多残酷。你喜欢我,我知道,而且可以明白地说,我也喜欢你,但那又怎样呢?你是男孩,即使你没考上,你父母一定会让你去复读的,到时你考上大学了,我能等你四年吗?即使我想等你,可我上有哥哥,他要结婚,我的父母一定要把我嫁出去,然后娶我的嫂子。柏,你说,我能爱你吗?”

  我无语了,我知道,我不仅不能让她等我四五年,而且她的话外音还有,你考上了,将来还会来娶我吗?是呀,将来的路正长着呢,可是我当时仍然是这样告诉她,即使这样,你等我,我一定回来!

  “柏,别说了,不可能的,你要接受现实!听我的话,如果今年没上,再去复读一年,我相信你的能力,你一定能考上的,到时候我会祝福你的。”

  “我真的,真的不想去考大学,我知道自己不行,我考不上的。”

  “你要听话!相信自己,不要老这样没有自信,好不好?而且对这现实我知道的比你多,我也想接受你的爱,可是我不能!”

  这时候我们两个人眼里都已经有了眼泪,但谁也没有哭!

  我不知道我们是如何结束那段争吵的,可能最后我们什么话也无法再表达,就那样干坐着,连水也没烧,也没买水喝,没买零食吃,反正就那样坐着。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我怕一看她的眼睛,我会控制不住哭出来。

   “柏,”她最后说,“不要再想太多了,今后,你要想我受不了了,就写信给我吧。现在已经很迟了,我们回家吧。”

  我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和她那样匆匆而别。

  整个暑假,她没有给我机会见她,问她家里人,只说出去了,去哪里不知道。

昨宵月团圆

  我学《诗经月出》的时候,她结婚了,来信只说要我忘了她,不敢奢望我的祝福。

  她结婚的日子就定在八月十五,距离我上次见她只有三个月!

  收到她的来信正是农历八月十六早上。我的心情全乱了,只是在日记本里写下了这么几句话:昨宵月团圆,明月楼高谁倚?独立窗前细数,关山重又重。腮边泪,相思醉,梦已碎。

  昨夜,系里搞迎新晚会,为的就是照顾我们这些刚离开家的新生,好让我们尽快适应大学生活。晚会别提有多热闹了,我不由得就想起在中学时衫彡就是文娱委员,负责的就是搞晚会。可惜我这人天生五音不全,动作不协调,对晚会从来就不热情,为此,衫彡没少责备我,但我只是用两个字回答:不会!今夜万家团圆的美好夜晚,除了想家,我哪能不想起她?

  我走出礼堂,走回了宿舍,拿起了今天学校刚发给我们同学的中秋礼物:两块月饼。反正无聊,那就把月饼吃了吧。可吃了月饼,更加无聊。想着要做点什么事,又觉得做什么事都是不对劲的。想出去走走吧,人生地不熟,走丢了还更麻烦。

  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想着还不如到楼顶上去赏月。心里这么想着,脚步也跟着走了。到了宿舍的楼顶,望着刚出山边的月亮,耳边传来的正是礼堂那边同学演唱的《水调歌头》。也许因为心情低落,那轮圆月并没有引起我多大的兴趣,甚至是第一次远离家乡,远离父母,伤的怀竟然不是为此。想起了彩云追月,可天边没有一丝云彩,月亮在天上也显得孤独,不正是我现下的写照吗?于是内心就开始默默地想着衫彡,心里也在问一个问题:衫彡,你为什么要一直躲着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现腮边竟然有泪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这是怎么了?其实想想,我和衫彡一切都还没开始,用得着为此伤心吗?

  礼堂的欢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楼栋内已满是同学们回归宿舍的欢乐声,我本来想回宿舍的,但想想,还是继续一个人安静地再呆一会。

  这一呆,就三个小时过去了。这三个小时,我想了什么呢?似乎什么都没想,似乎想了很多,可无论想与没想,总之没有想出任何的结果。

  回宿舍后,还是没有睡意,继续望着窗外的月光……

  想不到的是,结婚前的三天夜里,她每个晚上都在她家后山的望月石上流着泪看月亮东升西落,而且心里想的竟然都是我!       

  得知这一情况,那是三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了。

  又是一个国庆加中秋和团圆的好时节,巧在我们刚好初中毕业三十年,同学就相约聚会。

  聚会她没来,只是席间同学说起她。我们当时喝高了,于是就大肆地说起我们的过去,尤其是说到我和衫彡之间的故事,我不能自已,然后就掏出手机按照同学录上的电话打给她,然后她才告知当时的一切。

  我一直怀疑,她要和陈李春结婚,可后来证明我错了,她其实就是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因为她家里需要他的资助。我也一直怀疑她的婚姻是她家里的一个阴谋,只是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这个阴谋,或者还是一起参加了这个阴谋。

  可是,这不是阴谋,要说有阴谋,那也是在那个暑假,她故意躲着我,为的是我能够早点忘记她,实际上她好几次都看到我去她家了。

  她说她现在生活得很好,我知道她是骗我的。她现在生活并不如意,因为同学们都说了,当年的情敌陈李春也知道具体情况,只有我一直被蒙在鼓里。

  我有点大着舌头说:“衫彡,你别骗我了,我什么都知道,大家什么都说了。”

  她楞了片刻,电话那头传来了她的啜泣声。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