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丑陋的八角楼(连载七)  

2018-03-11 19:42:0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陈氏

何陈氏被人称呼为狐狸精是她十五岁那年,当时她在地主老财家里,这么骂她的是地主婆。

何陈氏觉得自己有点冤,也是在那个时候,她才明白自己长得漂亮,很勾引男人,东家就这样被自己勾引的。她没有主动过,每次都是地主看到自己的时候色迷迷的。当然,何陈氏每次都想躲,但是,大家都知道,你一个丫环,怎么可能躲东家呢?

地主婆骂她是狐狸精,骂她是潘金莲,专门勾引男人的,她知道狐狸精是不好的,但不认识潘金莲,想必是个坏女人吧。

地主老财色迷迷的时候,她想躲开,但地主老财都把她叫住了,她无法躲开,只好停下来。地主老财看她停下来,就让她过去,然后快流口水的样子看着她:你怎么就长得这么骚呢?说着就要动手动脚,何陈氏急得要哭,但她不敢哭,因为她只是一个丫环,必须一切听东家的,这是父母对她说的,地主老财也没有因为她要哭楚楚可怜的样子而停下手来,反而更加放肆!

何陈氏一直没有失身于地主老财要感谢地主婆的强势,地主老财没有机会得手。可怜见的何陈氏虽然逃过了地主老财对她的处女劫,但浑身被伤害的痕迹却是到处可见的,奇怪的是何陈氏脸蛋一直没有被地主老财下过狠手。

地主老财其实很怕死,听说大军渡江南下,吓得赶紧溜走,溜走之前就遣散了家里所有的丫环和小厮,遣散费自然是没有的,自己滚回自己的娘家吧!何陈氏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哭哭啼啼地走在回娘家的路上!

陈枸旦那天邂逅了何陈氏。

天生丽质的何陈氏,哭哭啼啼,梨花带雨的样子不知道是感动了陈枸旦,还是陈枸旦见色起意,我们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知道的是,陈枸旦拿出了从国民党军官家里偷来的迷药给了何陈氏。何陈氏的处女劫就落在了陈枸旦怀里,从此改名叫何陈氏,还因此到了我们村,进了八角楼。

八角楼内众多人口及复杂的人际关系让何陈氏害怕,但陈枸旦不管这些,也许那时的男女关系单纯到只有性和家务,晚上霸占了她,白天让她做家务,根本就不管人的内心。很快,陈枸旦就娶何陈氏为妻,婚礼是极其简单的。又很快,何陈氏的肚子鼓了起来,陈枸旦有点兴奋,要当爹了!

何陈氏生下来的不是男孩,而是女孩。陈枸旦想想,女孩也没关系,不就是女孩嘛,以后继续生就是了。不过,这个女婴很快就夭折了,理由是暴病。但陈枸旦在把女婴的尸体拿去野外掩埋的时候,闻到女婴身上有酒味!

女婴身上有酒味?发臭了?不,是真的酒!

陈枸旦很是疑惑,为什么有酒味?他很认真地闻,发现女婴身上确实有酒味,不是特别浓,但闻得出来,就是他常喝的厦门高粱酒!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是不小心洒到女婴身上的?还是消毒?还是……被害死?他不敢往下想,但这个念头却是很顽固地占据了他的心窝!

谁?是谁下的毒手?

再傻的人也知道,一定是和女婴有仇的人才会下毒手!陈枸旦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她想把女婴尸体带回去问个究竟,但转念一想,自己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是何陈氏下的手!别人又不可能和一个女婴有仇!带回去有什么用呢?

他想了很久,还是把女婴给埋了。回家后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何陈氏见陈枸旦这样,自然明白。那么何陈氏为什么要害死女婴呢?后来他们在吵架的时候终于透露出来了,理由有二:一是女的,何陈氏不喜欢女的;二是这是自己当时被侮辱下生的,她恨陈枸旦当时的行为,但对陈枸旦她没有办法,只能把恨转嫁到孩子身上!

天哪!女人,一个基本不说话的女人恨起来这么可怕!陈枸旦听了后冷汗直冒,会害死自己亲生孩子的女人,难道不会对自己枕边人下手?

怎么害死的?陈枸旦问。

我早就知道用高度白酒灌下去,孩子就会死,于是我就杀了她!女人恶狠狠的表情让陈枸旦再次不寒而栗!

但陈枸旦也不是好惹的,他暴揍了一顿眼前这个女人:看你还敢这么恶毒!打死你!然后他就用暴力征服了何陈氏:杀我一个,我让你赔我十个!

何陈氏没有反抗,因为她知道反抗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她想的是,再生出来,就再弄死!

可何陈氏没有机会再下手,因为接下来的孩子是个男孩。也许她没有那么讨厌男孩,也许是内心深处的母爱阻止了她下手,当然,陈枸旦也看得比较紧了,不管怎样,男孩子就这样活了下来,还长大成人了。不过,这个男孩将来的命运也并不好。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何陈氏其实不是很喜欢陈枸旦,因为他的身上有股子痞气;最讨厌他每天晚上做那事的时候动静特别大,似乎很不担心别人会听到的样子。何陈氏每次都紧绷着弦,深怕自己被人知道自己在做羞羞的事。她知道自己的美貌打动了八角楼内所有的男人,但她不想红杏出墙,被骂狐狸精的痛苦经历她是知道的。即便这样,八角楼内的女人似乎也不太喜欢她,多少次她想和别人打声招呼,但别人总是不太搭理她,后来干脆也就算了,谁又能把自己怎样呢?

让她更为闹心的是,陈枸旦动静很大,有时她就感觉得到隔壁厨房里有异样的声响,这不是让自己更出丑吗?她和陈枸旦说这事情的时候,陈枸旦却说不要多疑,谁吃饱了撑的?事后他睡得跟猪似的,可自己明明多次听到隔壁厨房里传来男人的喘息声,像极了陈枸旦兴奋的声音,陈春福死的前夜,她就听到了隔壁厨房里那样的声音。

何陈氏来到八角楼大约有13年,先后生了三个男孩,两个女孩,她不再对孩子下毒手了,大约是女人天生容易忘掉仇恨的缘故吧。她一点也没想过要逃跑,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要往哪里逃。那个时候,我们村信息非常闭塞,到县城连班车都没有,即便有信息,她还能用走路的形式逃走?

既来之,则安之。何陈氏也能明白。

那个夜晚的风雨真大呀,大到令人恐惧,这么坚固的八角楼似乎也快被风刮跑了。白天何陈氏到公社里买米,可是她没有买到一粒米,回来后陈枸旦只是生气地看了她一眼,因为他似乎也明白,骂她没有任何意义,不如省点力气下来。

在这令人恐惧的风雨之夜里,更让何陈氏难受的是肚子实在是太饿了,八角楼内大家都饿,大家都没有余粮可借,所以她才要去买,可是哪里有卖呢?

一个闪电和轰隆声的爆响,陈枸旦端着一个脸盆出现在房间里,他的眼神是那么令人恐怖和绝望。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