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丑陋的八角楼(连载五)  

2018-03-06 21:09:1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告发

陈枸春太失望了,竟然什么财宝都没发现,不过,他并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因为那天他趁他老婆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把何陈氏的一条花内裤塞进自己口袋里了。可糟糕的是,他没有机会去把玩这条花内裤,当天晚上,他的老婆就发现了这条花内裤,陈枸春没办法,只好老实交代,那天晚上他最后和老婆是怎么度过的,我们就不去猜测了。

既然陈枸旦家的门锁自己的钥匙可以打开,那以后只要有机会就可以进去找寻一番,这次没发现,也许是哪个地方还没仔细搜寻,也许,也许墙壁的某个地方也没搜寻过。失望与希望并存,同时,恐惧与焦虑也并存,恐惧是他害怕陈枸旦万一真发现他们进去搜寻过,那自己的脸面何存?而且还有可能双方爆发激烈冲突或者自己被交官。焦虑的是什么时候自己还有机会进入陈枸旦的房间。这机会实在是太难找了!

陈枸旦其实已经发现有人进去过自己的房间,当晚就发现了,只是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他只是发现房间有人动过的痕迹,尤其是他老婆的花内裤没有了一条就是最好的证据!但是,究竟是谁进了自己房间,又为什么进入自己房间,目前是一无所知的。直接可以怀疑的对象,当然要么是住左手边的陈枸春,要么是右手边的陈春福,但是,这仅仅是自己的怀疑,没有任何证据!

对了,他老婆的花内裤可以作为证据!他是这么想的,谁家哪天晒出自己老婆的花内裤,那就可以证明就是谁进入自己的房间!至于他们进去的理由,他有点想不通,偷了一条内裤,这是为什么呢?那个时候大家大概没有变态这一词语,也没有这样的概念,不就一条内裤嘛,丢就丢了,但偷偷进入自己房间,门锁没有撬过,问题却是非常严重的。

陈枸春和陈春福是他第一怀疑对象,因为住得近。但他很快就把怀疑对象锁定在德高望重的陈老伯身上,因为他是单身汉,尽管外表看起来老实憨厚,但谁能保证他的内心呢?尤其是他可能从来没有摸过女人的内裤,对此有好奇心也有可能。

陈枸旦用怀疑的目光看了三个人很长时间,每次都感觉三个人极其有可能,弄得他始终无法确定到底是谁,而且,他老婆丢失的那条花内裤也始终没有再出现过,他甚至想,是不是自己老婆什么时候忘了收被风刮跑了?

陈枸旦可不是吃素的,毕竟是到外边见过世面的人,他没有把事情闹大,就是想偷偷地侦察。可门锁那是一定要及时更换的,虽然住在一起的都是家族内部的人,大家都是亲戚,但谁都想要有自己的隐私空间不是?

陈枸春很快也发现陈枸旦门锁被换了的事实,明白了自己的罪行已经暴露,更害怕陈枸旦会找上门来质问甚至吵闹。但是,时间过去很久了,陈枸旦一直没有上门来找麻烦,他稍微有点放心了,也在那庆幸自己。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失,他的担心是越来越强了,陈枸旦现在没找麻烦,不代表他一直不来找麻烦,他多次梦里惊醒,害怕呀!

与其在恐惧感中度过,而且自己再也没机会进入陈枸旦房间搜寻(因为他发现门锁已经被换了),凭什么他可以拥有财宝还拥有漂亮老婆?恐惧与不平衡感的愤怒越来越占据了他的内心,他越来越难以自制,于是在事情发生过后的半年之后,他到了村部(当时称大队)进行了告发!

我们能知道,那些干部们无论在陈枸旦房间怎么进行搜索,就是一无所获,也到了悬崖那里去看了,还是什么也没发现,陈枸春因此被干部们埋怨了一通,还被下令,以后不准随便诬陷!

陈枸春觉得委屈,我哪里随便诬陷了?我明明是认认真真地举报好吗?

陈枸旦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自己明明是个受害者,反而还要被搜查,被人怀疑。但是,他自己是非常清楚的,自己的早准备是多么重要,否则,自己就会身败名裂,甚至可能被批斗而死!庆幸自己的精明,更想早日知道究竟是谁当小偷进入自己房间,又究竟是谁当小人去举报的呢?

陈枸春见事已至此,确实啥也没发现,大概传言是虚的了吧,也许那天夜里自己听岔了也有可能。从此,他不再惦记陈枸旦的财宝了,反而痛恨起何陈氏来:凭什么她那么年轻漂亮,而且还是别人的老婆?

更是后悔当晚偷偷拿到的那条花内裤没有及时藏好被自己老婆发现了,还引起了一场风波,好在事情没有闹大。

他的老婆当时也很害怕,最后告发陈枸旦其实是她的主意,我们找不到,你们也别想拥有!你那狐狸精,我是千万要看紧自己的老头,不要被她给迷住了。那条花内裤当时是她剪碎以后塞进了灶膛,随着燃烧的柴火一起化为灰烬,但自己丈夫的这种行为,她并没有完全怪他,要是狐狸精不犯骚,自己的老公怎么可能去偷她的内裤呢?这很大一部分或者说绝大部分原因是那狐狸精的错!

从此,林陈氏一见到何陈氏就用恶狠狠的目光看着她,甚至想如果能够一口把这狐狸精给吃了那才能解恨。不过,这种心思是千万不能流露出来,毕竟大家都是亲戚嘛!

何陈氏可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她的,因为她一直觉得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外人,一个外省人,被人家迷奸带回来的,到了这个山旮旯的地方,多说话就是多惹祸端,不如闭嘴,至于能否逃回去,她甚至连想都懒得去想。

陈枸春夫妻别别扭扭的心思自然不敢和别人说,有时夫妻双方斗嘴了,也总要小心翼翼,千万别把这些丑事给抖搂出去。

1962年夏秋之交的那个清晨,何陈氏尸体在荷塘被发现的时候,陈枸春内心很复杂,他比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多看几眼,现在直接看的是何陈氏那令八角楼内所有男人垂涎的肉体,而不仅仅是一条内裤。他激动不已,又觉得何陈氏就这样香消玉殒有点可惜,尤其是自己再也没机会看了,趁如今大家都可以看的时候赶快多看几眼吧。他觉得有点奇怪的是陈老伯的反应,为什么要那么害怕呢,而且双眼还流血了?

林陈氏却是觉得解了心中一大恨,这个狐狸精终于不得好死了,看你勾引男人!她完全忘记了,何陈氏其实并没有被人发现有勾引男人的历史。这个狐狸精一死,楼内的所有男人大概都要死心了,自己的男人更是可以死心了,这不是一大快事又是什么?甚至她还希望接下来有更多风暴发生在这个女人和她的家庭内部。

死得好,她想!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