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狼只眼

看万千世界,写点滴心情

 
 
 

日志

 
 

《妞妞》、视网膜瘤与王凤雅  

2018-05-28 22:2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妞妞》、视网膜瘤与王凤雅


一女生那天递了一本书给我,名为《妞妞》,作者是周国平。好久没有读书了,尤其是在碎片化阅读时代,完整地读一本书,对我来说更是难得。

这本书不是小说,也不是我们通常认为的散文,作家自己认为是札记,其实就是一本笔记,一本关于死亡的笔记。

我印象中已经有数位写过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后记录自己走向死亡的过程,在网络通行的今天,他们很快火了,当然,他们也走向了死亡。

我承认,能够记录自己死亡的过程,那是需要足够勇气的,因为那不一定能够带来一片颂扬之声,或者说在颂扬之声的背后,指责的声音肯定也少不了。

我们经常批评别人不换位思考,但在这种时候,很多人就会换位思考了——如果是我,有足够的勇气吗?

我是没有的,我承认,即便我崇尚诗意的栖居,面对死亡,我还是害怕的——每次体检,就心跳加速。

《妞妞》比上述的数位作者写的直播死亡要来得早,它写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主人公妞妞就死于视网膜瘤。

第一次知道有这病。记得以前看过文章说身体的任何部位都可能得癌症,但这个病还是第一次听说,其实,我没有听说过的病多了去了,可是,一个婴儿得这种病,还是让我震惊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概大家对癌症都还是比较陌生的。1994年秋我发烧住院,医院查了18天,最后没能告诉我确切的病名,连学校医务室的医生在我去办理报销手续的时候,看我都用怪怪的眼神,似乎不太相信我说的话,当我把报告递给他,他才无话可说。当时我就曾经怀疑过自己得的是不治之症,因此当时关注过癌症,记得某文章说当时有一个孩子9岁得癌症死了,是全国最年轻的患者,文章还呼吁大家要关注癌症年轻化趋势。

《妞妞》,作家周国平非常详尽地记录了他的女儿从出生到她去世的一岁半时间里的喜怒哀乐,当然,文章记录最为详尽的是作家自己内心的感受,尤其是他特别难过的是孩子弥留之际那种痛苦自己无法分担,即便打了杜冷丁,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逐步走向死亡。作家所能做的只有打杜冷丁,只有陪伴她。孩子每次痛苦都说“磕着了”(父母说磕着了会痛),然后就是哭泣,说要听音乐。孩子非常懂事,但不知道死亡是什么,以为父亲可以帮她解除痛苦,但作家无法解除她的痛苦,为此内心的焦灼更甚。

外人是无法感受作为父母面对孩子生病那种苦痛的,尤其是像这种不治之症的苦痛;其实父母也无法体验一个孩子所历经的苦痛。这种苦痛,真是一个孩子能承受的吗?一个成人在历经这种痛苦的时候,是不是希望得到安乐死的待遇,大概要看每个人自己的想法,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现在确实有不少人希望在病痛折磨又无法医治的情况下,能够没有痛苦地离开。

周国平用“札记”的形式记录了他女儿从出生到死亡的全过程,那种苦痛,我们能理解,但不能感同身受。不过,我倒是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妞妞毕竟是生在了作家这样的家庭里,父母还比较富有,在那个年代里,家里有保姆,父母还相当有文化,孩子想减轻疼痛的时候,父母就给放音乐。

王凤雅也离世了,新闻上说只筹集三万八,现在的钱三万八,对于一个视网膜瘤来说,肯定是杯水车薪。看了新闻,我不自然地就把这二者进行了比较,王凤雅的苦痛又该如何?

医改是个世界性难题,但我们已经开始吹捧了,看看王凤雅的经历,我们还有这吹捧的必要吗?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